《聖女修道院》21-26集(全26集)作者:風中嘯

上傳

下載附件 (222.25 KB)

《聖女修道院》

? ?出版:先創文化

第二十一集雙子淪陷第一章真純戀情

在雙子宮聖女殿下的臥室中,出身於同一家族的兩對美麗的孿生姐妹,都在艾爾華的身邊,面臨著同時失貞的威脅。

作為侄女的露提與露娜,這兩位美麗少女被他的催情力量所襲,在她們一對美貌姑母的目光注視之下,痛苦興奮地吮吸著他的舌頭與肉棒,被艾爾華的肉棒插得翻著白眼,不知在興奮快樂與痛苦窒息中經歷了多長時間,終於感覺到艾爾華虎軀劇震,將大量的精液射進露娜的美妙小嘴裡面。

這對孿生小姐妹已經被幹得淚流滿面,哭泣抽噎著將口中射進來的精液嚥下去。而露提雖然口中沒有精液,還是在神思昏亂中,做著相姐姐一樣的動作,嚥下艾爾華的口水。

射精結束後,艾爾華暢快喘息,撕開身下少女的修女長袍,伸手到裡面去,同時握住她們姐妹的柔滑玉乳,暗自比較手感,卻是完全柑同,沒有任何不一樣的地方。

將濕漉滑膩的肉棒從少女櫻脣中拔出來,艾爾華順勢將她失神喘息的姐妹按在自己胯下,肉棒塞進她的嘴裡,興奮地對她進行櫻口破處的快樂行為,感覺著少女脣舌的柔軟滑嫩,哭泣舔吮肉棒的生澀動作更讓他興奮不她們的姑母,早已震駭得呆住,只顧悲憤地流著眼淚,嬌喘息息地看著這一幕,蜜穴也忍不住在流出汁液,玉體的熱度,艾爾華都能感覺得到。

?起頭來,看著這兩位年輕美麗的修女,她們成熟性感的胴體充滿了誘惑,艾爾華也不想壓抑自己,隨手將兩個年輕修女都摟在懷裡,左親右吻,嘖嘖兩聲,輕鬆地奪去了她們的初吻。

依莎和茜莎驚醒過來,憤怒地流淚痛罵,貝齒緊緊咬住他的肩膀,卻還是咬不動他的皮肉,卻被艾爾華?起手來,將她們從床頭上解下來,並快速撕去她們身上的衣服,用的力氣之大,讓她們無法抵擋。

很快,兩位美麗修女雪白纖美的胴體,就暴露在艾爾華的面前。乳波臀浪,曲線柔美,都讓艾爾華眼睛泛紅,再也顧不得許多,立即撲了上去,剛從露提櫻口中拔出來的粗大肉棒,噗地頂在她姑母的處女嫩穴上面,龜頭上還帶著她純潔的口水,向著裂縫中滲入。

兩個年輕修女都在震驚地尖叫,她們的侄女也被震醒,?起頭來放聲大叫,紅潤櫻脣裡面還在向外流淌著精液,看上去淫靡淒美至極。

即使是迷妮聖女,也在悲傷地看著這一幕,無助地流著眼淚。依莎一絲不掛地跪在艾爾華的身邊,頭部用力撞擊著他的身體,悲憤哭泣著,淚水滴滴灑落在他的身上,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抱緊自己的孿生妹妹,粗大肉棒藉著口水的潤滑,狠狠地向裡面頂入,分開嬌嫩花辦,頂開穴口嫩肉,大力插進去,讓緊窄的嫩穴被肉棒撕裂,處女膜也被一沖而破。

就在其他三位美貌修女的眼前,清楚看到茜莎的嫩穴被肉棒撕裂,鮮紅的創口在蜜穴口處出現,殷紅熱血噴灑出來,噗地將靠她胯部最近的露娜面龐射得一片桃花盛開。

而與此同時,依莎也與茜莎同時發出慘叫,痛苦地倒在床上,修長玉腿緊緊夾住,痙攣顫抖,下體傳來的劇痛彷彿將身體撕裂了一般,即使她的身體並沒有受傷,可是感同身受的痛苦還是讓她玉容慘白,櫻脣顫抖,連咒罵聲都發不出來了。

艾爾華按住身下的美麗修女,痛快狠幹,粗大肉棒在她的處女嫩穴裡面暢快地抽插著,姦得她們姐妹一同尖叫呻吟,哭泣流淚。而在他的身後,那一對小姐妹也在哭泣尖叫著,螓首用力撞在他的屁股上面,卻對他造不成傷害,反而加大了他插入蜜穴的力度,痛得她們的姑母尖叫哭喊,聲音都變得嘶啞。

這一次,艾爾華沒有催動黑暗力量,只是憑著興趣愛好狠幹不休,痛得兩位美麗修女死去活來,而那兩個不懂事的小侄女還在狠撞,最後還帶著滿心的悲憤傷感,張開櫻口,拼命地咬住他兩邊屁股,希望能咬下一塊肉來。

肉棒本來已經被緊窄至極的干澀花徑夾得劇爽無比,又在少女貝齒的刺激之下,艾爾華終於達到了高潮,粗大肉棒用力插到最深處,頂在子宮上面開始猛烈噴發,將純潔虔誠的修女子宮,用滾燙的精液徹底灌滿。

他一邊射,一邊爽得大聲呻吟,感受到蜜道在痙攣顫抖,緊緊擠壓著自己的肉棒,爽得無以復加,在高潮快感之中,暈眩地抱住依莎的玉體,低頭狠狠咬在柔滑玉峰上,在雪白嫩乳上面留下深深的齒痕。

下體相乳房同時傳來的劇痛,讓兩位美麗修女呻吟尖叫,嬌軀劇烈顫抖,蜜汁卻不由自主地噴射出來,灑在艾爾華的肉棒上面。

在茜莎體內射精之後,出於對她孿生姐妹的興趣,艾爾華又翻身將依莎壓住,雙手抓住她雪白柔滑的美胯玉臀,用力?起,讓她用屈辱的母狗姿勢跪伏在床上,仍然挺立的粗大肉棒頂在菊蕾上面,也不做什麼前戲,藉著精液和蜜汁的潤滑,狠狠地插了進去。

美妙菊花就這樣被粗暴撕裂,射出了淒美的血箭,又一次射到露娜的清純面龐上。她的兩位姑母同時發出震天動地的尖叫哭喊,前庭後穴,接連被粗大肉棒破處,每一處都是痛得鑽心,兩相打擊之下,簡直要讓她們暈死過去。

在艾爾華看來,這還是對她們進行了照顧,沒有把一個美女接連破處兩次,而是分著來的。可是對她們來說,姐妹連心,現在每個人都能感覺到對方被破處的痛苦,雙子宮修練了多年的功法已經成為習慣和本能,在這樣近的距離內,想要遮罩感知也做不到。

美麗修女痛苦地收縮著菊蕾,妄圖將肉棒夾斷;艾爾華卻被緊窄至極的菊道夾得劇爽無比,興奮地大呼小叫著,狠命幹她的嫩菊,肉棒和柔嫩菊道進行著最親密的接觸,快樂地在緊窄菊道爽了無數下,最後支撐不住,將粗大肉棒深深插入雪白玉體裡面,在美女的最深處,射出自己滾燙的精液。

幹完之後,艾爾華還不肯停歇,一鼓作氣地抱住那一對稚嫩美麗的小姐妹,將她們從床頭上解開,剝光剩下的所有衣服,將她們兩個同時壓在身下,沾滿了精液的精大肉棒頂在她們柔嫩無毛的下體,也不管碰到的是哪一個洞,使勁地插了進去。

就像意料中的那樣,這一對小姐妹同時大聲慘叫起來,痛得涕淚交流,臉對瞼地緊貼在一起,同時放聲大哭,彼此的淚水交融,再也無法分清彼此。

下體像被小嘴咬住般,被不知哪一個嫩洞夾得爽死,艾爾華興奮地抱住她們柔嫩粉滑的胴體,腰部聳動狠幹,爽得六神無主,昏昏沈沈。

她們的姑母強忍著劇痛,嚶嚶哭泣著爬起來,試圖阻止他的淫行。可惜她們雖然被從床頭上解開,手臂卻還是被反綁著,無法推開他,而頭撞牙咬,對艾爾華也沒有太大的作用,反而讓他更加興奮,在兩位美麗修女咬住自己屁股和肩膀的時候,無法抑止地虎軀劇震,將滾燙精液射進不知名的處女嫩洞裡面。

他射精之後,意猶未盡,用依然挺立的肉棒在柔嫩少女下體亂戳,順利地找到了一個緊窄嫩洞,也不多說,狠命戳進去,然後愜意地聽到兩位稚嫩少女在大聲慘叫,顯然又被破處了一回。

無盡的快樂時光,就在雙子宮聖女臥室中持續下去。艾爾華興奮快樂地挺動腰部,不停地在處女柔嫩蜜洞中抽插射精,一個個地替她們破處,接連破了四回,連射了四次精液,這才心滿意足,知道這兩位美麗少女,是再也無法稱處女的了。

嬌柔美麗的稚嫩少女,嗓子都已經哭得啞了。下體嫩洞一個個地被肉棒撕裂,鮮血流淌出來,將聖女殿下的臥床都染得大片鮮紅。

艾爾華拿出玉瓶,將處女血收集進去,然後再起雄風,按住那兩個正在哭泣安慰侄女的年輕美女,肉棒挺起刺去,噗地一聲刺入嫩洞,抽插了兩下,感覺到是已經破處過的,啐了一口,拔出來向緊挨著它的那個嫩洞插進去,這一回卻是對了,那緊窄的感覺,讓他可以輕易分辨出處女嫩洞的本質特徵。

狠命前頂,將肉棒塞進去,聽著這一對成熟美女的尖叫聲,艾爾華快樂地挺動腰部,在緊窄至極的嫩洞中進行著快速抽插,直到興奮到極點時,才將精液射到玉體最深處。

迷妮聖女蜷縮在自己溫暖的臥床上,眼中流淌著清澈的淚水,悲傷地看著自己的貼身侍女被一個個地刺穿處女膜,後庭菊蕾也被肉棒插破流血,染紅了她和姐姐睡過的大床,讓她的淚水也和那些修女一樣,灑落在潔淨的床單上面。

這一夜,艾爾華抱住這兩對半孿生姐妹,沒命地狠幹,接連破處了四次、八次還是十二次,他自己都記不清楚,只記得自己在每個美女的每個蜜洞中都射精了不止一回,直到迷妮聖女騎在他胯上,美麗菊花含住他的大肉棒飛速套弄,讓她自己在興奮快感中扭動著嬌軀,淫蕩尖叫時,那兩對孿生姐妹都在用傷心的眼神看著她,絕望地流著眼淚,一同在震驚痛苦中暈去為止。

大軍前行,威勢喧天,無數腳步踏在地面上,激起萬丈煙塵,瀰漫天地之間。

桃露絲聖女騎著高大雄駿的戰馬,在無數甲士的簇擁衛護之下,縱馬前行,走在隊伍的中央,美麗的面龐一片冷漠,彷若高聳的冰山一般,令人不敢仰視。

為了這次出征北伐,她已經對部下這支新建的金牛軍傾注了所有心血。

在北方,雙子軍在葛妮聖女的率領下,連戰連捷,將一個個不肯服從的貴族城堡接連攻破,漸漸逼近了愛德華王子的實際控制區域。為了防止她孤軍深入,桃露絲聖女必須立即率領軍隊,前往接應,準備一左一右,成兩翼軍勢,向著北方侵入。

軍事的目標,首先是擴大統治區域,讓更多的臣民歸於南方六宮統治之下;另外就是找尋機會,希望能一舉攻克王都,將魔徒斬殺,救出所有被俘的聖女和修女,重建聖女修道院的輝煌。

雖然心中充滿了斬殺艾爾華的渴望,並對葳兒聖女等人充滿痛惜,但桃露絲聖女還是不願貪功冒進,並多次向葛妮聖女傳訊,勸告她放慢進攻速度,不要中了敵軍的埋伏。

她率軍一路北行,沿途之上,當地臣民紛紛前來迎接,看到萬軍之中,桃露絲聖女殿下威嚴英武的模樣,都不由讚歎膜拜,心中深信這位聖女殿下絕對是真正的桃露絲聖女,不然的話,還有誰能這麼英武美麗,擁有一代宗師的武者之風?

這是因為他們沒有看到過艾爾華,如果看到他假扮的愛爾莎聖女,一定會相信他才是真正的生命女神的使者,而南方那些都是叛逆。在聖潔氣息上,艾爾華絲毫不輸與任何一個真正的聖女。

承受著無數百姓與將士們崇拜敬畏的目光,桃露絲聖女錶面冷酷,心中卻是一片苦澀。自己現在這副模樣雖然表面風光,可是誰又知道,她曾經歷過那些屈辱難耐的生活,曾卑賤地吸食艾爾華的精液和尿液來解飢渴,過著那樣下賤屈辱的日子?

就算是現在,她在沒人的時候,還是自己偷偷躲到寢帳裡面,進行快樂的手淫活動。雖然每次清醒之後,她都痛苦悔恨地流淚,可是一旦進入寢帳,她又忍耐不住,顫抖的玉手伸向了自己處女嫩穴,開始新一輪的手淫活動。

摩羯聖女設計的魔法陣,雖然將她的處女膜修補好了,可是卻因為葛妮聖女的原因,讓她體內積存的黑暗力量沒被徹底驅除,還加入了新的黑暗力量,現在隨著日子的過去,它們又在泛起,衝擊著她被淫藥改造後敏感至極的玉體,讓她無法抗拒淫欲的誘惑,只能含淚屈辱地進行著手淫,一次又一次地沈浸在高潮快慼中,不能自拔。

雖然現在是身穿精良重甲,騎在馬上,桃露絲聖女還是忍不住玉頰發燒,想起自己手淫時放浪叫喊的淫態,只覺無地自容。胯部蜜穴中,又在隱隱發癢,在她的眼前,浮現出艾爾華那可惡的笑臉,彷彿在得意地對她說:「看,怎麼樣,就算你逃走了,還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,現在我是在藉用你的手,來姦淫你,怎麼?不爽啊!」

凝目怒視著空中那張虛浮的面孔,桃露絲聖女幾乎咬碎銀牙。可是在大軍之中,她也不能發洩出來,只能緊緊咬牙,率軍前行,同時還要夾緊雙腿,不讓蜜汁流出來太多。

行軍整整一天,桃露絲聖女下令紮營,終於可以從那威嚴的主帥形像中解脫出來,匆匆躲到自己的寢帳裡面,脫了褲子,就要動手行淫。

為了不被人發現,她首先當然要將所有人都趕得遠遠的,不讓任何人接近。而且佈置消音結界這種小事,並不是什麼強力魔法,她作為一代聖女,當然能夠輕鬆施展出來。

急匆匆地脫下身上所有衣甲,一絲不掛地躺在床上,胸前巨乳已經開始溢出乳汁,為了不讓乳汁弄濕了衣服和被子,她什麼都不能蓋在身上,一手撫乳捏弄,另一隻手則顫抖地伸向了下體,覆蓋在已經在飢渴流水的嬌嫩花瓣上。

聖女殿下興奮的尖叫嬌吟聲,在帳中響了起來。無數道快感從下體流入心中,讓她興奮莫名,淫叫聲更加嬌媚嘶啞。

這座寢帳,就是她的淫樂王國,可以讓她盡情地享受性愛的歡愉,忘卻了世間的一切,只顧不停地追尋著那美妙的快樂感覺。

她的淫樂,無休無盡。唯一殘存的理智,只是讓她的玉指不在蜜穴中插入太深,免得將新生的處女膜都刺破了,而聖潔的陰蒂,已經被她的指尖揉得充血發硬,蜜汁不住地從嫩穴裡面流淌出來,將白嫩大腿根部部浸濕大片。

就在她沈浸於無盡的快感中的時候,一個穿著軍服的身影,出現在寢帳的門口。

美麗的少女,輕輕地走進寢帳,看著床上興奮扭動著的雪白玉體,悲傷的淚水從她的面頰上流淌下來,將高聳酥胸處的軍服浸濕。

正如她猜想中的一樣,聖潔高貴的聖女殿下,也和她一樣,抑止不住心中的渴望,開始對自己進行這樣的手淫行為。

這些天裡,她被桃露絲聖女派到別處去,心裡早就有所疑惑,懷疑是聖女殿下想把自己遣開,免得惹起心中情感波瀾。

一個人住在別處的軍營裡,做著枯燥的聯絡官的工作,蕾莉安充滿青春活力的身體常常被情慾所困擾,夜裡擁著衾被,想念著桃露絲聖女無法入睡。

手淫這種事,艾爾華也曾親手地教給她,這花樣少女並不陌生。而她的身體,雖然沒有被淫藥改造,可是喝了那麼多的精液,總該在體內積存一些,在夜深人靜時發作起來,總讓她心中焦渴,唯一解除困擾的方法,就只有手淫一途了。

就在昨夜,她自行手淫時,突然想到桃露絲聖女,不由得驚出一身冷汗也許她最愛的聖女殿下,此時也正在一個人孤孤單單地,用這樣的方法來解除心中的飢渴煎熬?

因此,她在今天紮營之後,立即趕來見桃露絲聖女。負責守衛的士兵們見她謊稱有緊急軍情,又知道她曾與聖女殿下一同從北方逃回來的,不敢阻攔,放她過去,因此看到了這令人震驚的一幕。

美麗臉龐上流淌著清澈淚水,蕾莉安默默地向著床鋪走過去,沙沙的腳步聲,傳到了桃露絲聖女的耳中。

即使沈醉在性愛的歡愉之中,身為強大戰士的警覺還是讓桃露絲聖女立即睜開眼睛,染滿蜜汁的手掌向床邊的佩劍摸去。

她的玉手只伸了一半,就停下來,瞪大美麗眼睛,驚駭地看著床邊的蕾莉安,少女的清麗面龐上,已經淚流滿面。

桃露絲聖女翻身坐起,一雙玉足踏在床邊的鞋上,?頭看著美麗少女,失聲道:「蕾莉安,你怎麼來丁?」話一出口,她才發覺自己身無寸縷,手指上還沾染著乳汁和蜜液,不由得玉體劇震,羞得無地自容,腦中一片昏昏沈沈,被這突然到來的羞恥震得呆了。

身穿軍服的美麗少女,默默地流著眼淚,盈盈跪倒在她的面前,向前傾過螓首,如鮮花般嬌豔的紅潤小嘴輕柔地吻在了同樣嬌豔的花瓣上面。

溫暖柔軟的感覺從花瓣上面傳來,桃露絲聖女如遭雷擊,瞪大美麗的眼睛,低頭看著胯下的美少女,不知所措,只有如潮水般的快感,不停地向自己奔湧而來,迅速地將她徹底吞沒。

清純少女跪在聖女殿下的胯間,輕柔地吻住她的美妙花辦,就像在吻著情人的嘴脣一樣,丁香小舌從櫻脣中吐出,溫柔舔弄穴口嫩肉,將花徑中流出的蜜汁一滴滴地吸吮進口中,滿懷柔情地咽了下去。

桃露絲聖女的玉手?起來,顫抖地按仕她的螓首,嘶聲道:「不要,蕾莉安,啊,不要…」

雖然在這樣喊著,可是當美少女的柔滑小舌溫柔舔弄著穴口嫩肉時,強烈的快感衝擊著她的理智,讓她的手無法將少女推開,反而顫抖地抱緊少女,悔恨激動的熱淚流過面龐,灑落在美麗少女的青絲上面。

跪在自己最愛的聖女殿下胯下,蕾莉安施展出絕世簫藝,就像是從前在品簫那樣,用香舌輕柔舔弄著嫩穴,動作越來越來越熟練,給予聖女殿下的快感也越來越強。

這絕美的少女,如小狗般舔弄著聖女殿下的嫩穴,讓桃露絲聖女禁受不住,抱緊她顫抖哭泣著,語不成聲,而少女的香舌舔弄得越來越快,讓桃露絲聖女忍下住尖叫嬌吟,那樣快樂的感覺,是自己手淫絕對比下上的。

清脆悅耳的尖叫聲在統帥寢帳中響起,桃露絲聖女緊緊抱住美少女的螓首,緊夾玉頰的雙腿間,蜜汁急速噴射,將她口中、瞼上噴得到處都是。

顫抖了許久,高潮過後的桃露絲聖女無力地倒在床上,羞慚的淚水抑止不住地流淌出來,灑落在潔淨的床單上面。

看著聖女殿下曲線柔美的健美胴體,少女美麗的面龐上露出一絲微笑,站在床邊平靜地脫下衣服,直到身無寸縷,才溫柔爬上床去,分開桃露絲聖女修長玉腿,雪白纖美的嬌軀壓到了她的身上。

美麗聖女感覺到身上的異樣,下體花瓣被另一朵柔嫩花瓣壓住摩擦,快感潮湧而來,驚慌地睜開眼睛,看著迷醉輕吻著自己的美少女,失聲叫道:「蕾莉安,不要,我們不可以這樣…」

信奉戰神的美麗少女,在心中魔意的驅使下,做出了褻瀆聖女的行為,卻在欲心如熾下顫聲嬌吟道:「聖女殿下,我再也忍耐不住了!這些天裡,我天天想你想得睡不著覺…」

桃露絲聖女那健美有力的軀體,現在卻身軟如綿,一絲力氣都使不出來,只能轉過臉去,默默地流著眼淚想道:「真想不到,我居然被蕾莉安強奸了…」儘管下體傳來的快感讓她暈眩,可是身為聖女的尊嚴讓她不能甘於忍受,身體裡面突然湧出一股力量,猛地翻身將蕾莉安壓在身下,開始了對她的猛烈進攻。

蕾莉安正姦得她好爽,猝不及防地被壓倒在床上,睜大美麗眼睛,驚訝地看著她漲紅的絕美面龐,隨即感覺到她的柔潤花瓣在猛烈地摩擦著自己的嫩穴,比自己姦她的力量要強得多了。

這兩位絕美女子,在床上翻雲覆雨,盡情享受著相愛交歡的快感。分離後的痛苦思念,化為無盡的激情,讓她們哭泣狂吻著,相互交合歡愛中,將自己所有的愛戀都傾付到對方身上。

所有的黑暗力量,都在熾烈的慾火中爆發開來,桃露絲聖女美目泛紅,劇烈地嬌喘著翻過玉體,壓在少女嬌軀上面,纖美玉指按在張開的嫩穴上面,用力插進去,在少女的嬌弱淫喊聲中,進行快樂的抽插活動,同時還在用櫻口吻吮住她的陰蒂,舌尖用力舔弄,讓快感如潮般湧向美麗的嬌弱少女。

不管從前有多麼堅強,在聖女殿下的身下,蕾莉安就像一隻可憐的羔羊,只能任她蹂躪。快速的玉指插弄,讓蕾莉安顫抖哭泣,盡情享受著被聖女殿下徹底征服的美妙滋味。

她如花蕊般的美妙櫻脣,顫抖地吻上桃露絲聖女的花瓣,甜蜜熱吻著,用力吮吸裡面的蜜汁,舌尖向裡面挺動舔弄,讓桃露絲聖女在指姦她的時候,也能感受到極度的快樂感覺。

兩位絕色美女,就這樣以六九姿勢熱烈交歡,桃露絲聖女的眼中興奮地流出了清澈淚水,顫聲嬌吟道:「蕾莉安,把手指插進去!」

一邊說著,她顫抖地低下頭,用力吮住少女陰蒂,玉指在嫩穴裡面直插到最深處,讓蕾莉安腦中轟然巨震,再也想不到別的事情,只顧下意識地聽從她的命令,兩根水蔥般的修長玉指併攏起來,壓在嫩穴口處,用盡力氣向裡面插去。

在昏亂之中,蕾莉安清楚地感覺到手指尖碰觸到了一層薄膜,卻因為那新生薄膜太過脆弱,被她的玉指用力戳破,而緊密閉合的花徑也被玉指撕裂,鮮血流淌出來,灑落到她的玉頰和櫻脣上面,流入口中。

品嚐著聖女殿下的處女鮮血,蕾莉安震恐地瞪大眼睛,顫聲尖叫道:「桃露絲聖女殿下,你、你…」

桃露絲聖女痛得美麗面容都已扭曲,卻仍淒然微笑著,柔聲道:「是新長出來的。蕾莉安,我的處女身,被你拿走,我很高興…」說著這樣自欺欺人的話,她滿眼含淚地用力吻上了脣邊蜜穴,舌尖頂入穴口嫩肉裡面,用力挺動舔弄,心裡努力讓自己相信,蕾莉安確實是奪走自己處女貞操的第一人。

蕾莉安感動得珠淚滾滾,對於桃露絲聖女的愛戀,讓她不顧一切地吻上了她的處女蜜穴,激動哭泣著,將裡面流出來的處女鮮血和美味蜜汁,都用力吞嚥下去。

第二十一集雙子淪陷第二章逃出魔窟

桃露絲聖女正在激動狂亂地享受性愛歡樂的時候,曾經是她屬下最親密助手的菲綸,卻悲傷無助地哭泣著,無奈地承受艾爾華的再一次姦辱。

成熟美豔的女子,被迫趴跪在堅硬的地板上,高高翹起雪白柔美的臀部,承受著艾爾華後面進行的猛烈抽插,貞潔的花徑被粗大肉棒用力摩擦著,如著了火一般,疼痛與快感一齊湧來,讓她痛苦興奮地哭泣著,不住地扭動雪白嬌軀,迎合著他的肉棒,柔滑香臀緊緊頂在艾爾蘋的胯部,讓他把大股的精液射進玉體裡面去。

這個時候,蕾莉安正在興奮感動地舔吮著桃露絲聖女的蜜穴,甚至將舌尖舔弄著她飽經蹂躪的菊蕾,輕柔吮吸,表達著對她從前悲慘生活的撫慰憐惜。

和她一樣,美麗的伯爵夫人也跪在艾爾華的身後,舔吮著他的後庭,讓金牛宮前任和現任兩位聖女殿下的菊花,都有來自同一家族美女的甜美口水進行滋潤。

被她舔著後庭,艾爾華心情更好了幾分,濕淋淋的肉棒沾滿精液淫水,剛從菲綸的蜜穴中拔出來,只向上移了一點,就順勢插進了菊穴裡面,讓這朵金牛宮的美艷菊花綻開在聖女臥室裡。

這間屋子,正是桃露絲聖女原來的臥室,在這里幹著她最寵信的助手,艾爾華感覺很不錯,於是把菲綸按在地上猛幹菊穴,在她雪軀深處射了一發,又興奮地插進她的嘴裡,肉棒直入咽喉,噎得她直翻白眼,在喉間肉棒猛烈抽插下窒息暈去。

艾爾華在她嘴裡射精,大部分精液直接射入食道裡面,作為她的物質食糧,意猶未盡,將伯爵夫人也抱到床上,分開玉腿,肉棒噗地直入蜜道深處,暢心順意地大干起來。

就在蕾莉安與桃露絲聖女暢美交歡的時候,她那年輕的母親正躺在桃露絲聖女的床上,被金牛宮現任聖女狠幹,所享受到的極樂快感並不比她少。

無盡的歡樂之中,南北雙方的金牛宮聖女,在相隔千里的距離下,同時達到了高潮,抱緊懷中容貌肖似的美麗女子,劇烈地顫抖著,將灼熱的體液射入到對方的口中。

寢帳中,兩名絕美女子相互擁抱著,幽幽嬌喘,享受著高潮的餘韻,同時還抱住對方甜蜜擁吻,柔滑舌尖相互挑逗舔弄,心中的感覺甜美至極。

可是一股脹痛感從酥胸湧來,桃露絲聖女娥眉微蹙,瓊鼻中發出難受的哼鳴聲。

正在用少女堅挺玉乳擠壓著她酥胸的蕾莉安回過神來,將櫻脣從她脣上移開,低下頭看著那對脹大的雪白暴乳,在乳尖上,有幾滴純白奶汁湧了出來。

面對蕾莉安疑惑的目光,桃露絲聖女無奈苦笑道:「這些天一直都在脹得厲害,而且還有些會流出來…」

明白了聖女殿下的窘境,蕾莉安美麗的眼中漸漸蓄滿了淚水,想到她這些天都要承受脹奶的痛楚,少女心中就痛得厲害,默默地低下頭,櫻桃小嘴溫柔地將脹大的嫣紅乳頭含進去,柔滑香舌在乳尖上輕舔著,輕柔吮吸,感覺到一股甜美的乳汁流進口中,充滿著令人興奮的氣息。

桃露絲聖女驚訝地瞪大了美目,低頭看著柔順少女,感覺到乳汁從乳頭中流過,輕鬆的暢美感覺湧來,讓她淚盈滿眶,玉臂抱緊蕾莉安輕輕啜泣,柔軟豐滿的暴乳貼在少女瓊鼻上,讓少女有窒息的感覺。

櫻脣香舌舔吮著聖女殿下的玉乳,吮吸著美味乳汁,蕾莉安心神飄蕩,彷彿又回到了牧場中的美妙時光,雖然時常被艾爾華姦辱,可是偶爾能喝到牛奶的感覺,真的很令人懷念。

她的脣舌舔吮過潔白柔滑的玉乳,讓桃露絲聖女的嬌喘漸漸急促,俏臉染上緋紅之色,卻是敏感的酥胸被她脣舌刺激,不由動了情。

聽到她的嬌喘聲,蕾莉安眼中露出笑意,潔白玉手悄悄地撫上健美玉腿,向著嫩穴裡面緩緩插去。

桃露絲聖女激烈地嬌吟起來,被她熟練的指姦動作弄得神魂飄蕩,顫抖著將玉手摸向她的嫩穴,併攏蔥指向裡面插去,興奮地享受著相互指奸的暢美滋味。

蕾莉安興奮欣喜地與美麗聖女相姦,同時緊緊吮住她柔滑嬌嫩的乳房,用力喝著美味乳汁,就像小時候在喝著母親的奶汁一樣。

這個時候,興奮中的她絕對想不到,她那年輕美豔的母親,也被金牛宮聖女咬住了乳房,用力吮吸,而且粗大肉棒還插在她出生的通道之中,龜頭用力撞擊著她居住過的子宮,將大股的精液射到裡面去。

美麗的伯爵夫人顫聲哭泣著,修長美腿夾緊他的腰部,對他能將身體扭成這樣的弧度感覺到不可思議。

艾爾華下體插在她的緊窄蜜穴裡面,彎腰低頭咬住玉乳,只覺口中美乳柔滑嬌嫩至極,口感極好,不由多咬了幾口,用力將它含到嘴中深處,像蕾莉安小時候吃奶的樣子,將嘴裡填得滿滿的。

蕾莉安在交歡中興奮流淚,口中吮吸力道越來越強,逐漸將暴乳中的乳汁都吸吮進去,自己也被玉指插得到達高潮頂點,顫抖嬌吟著,流著淚將最後一滴乳汁興奮地嚥下。

清醒過來時,她們的手都已經被對方的蜜汁所浸濕,含羞相對微笑著,緊緊擁抱在一起,甜蜜擁吻,下體花瓣興奮摩擦,快樂無極。

桃露絲聖女的左邊乳房被吮盡乳汁,一陣輕鬆快活。可是右邊乳房還是沈重脹滿,讓她臉頰紼紅,卻不好意思提出讓蕾莉安再去吸吮。

有趣地看著她害羞的模樣,蕾莉安俏皮地一笑,伏下身再去吸另一邊的乳房,同時靈活的小手再次伸到她的玉腿中間,卻是換了一隻手,用另一只玉手來享受聖女殿下玉體的美妙滋味。

她還是想不到,就在她喝奶喝得高興的時候,她的母親正仰天躺在金牛宮聖女的臥床上,櫻桃小嘴裡插著一根粗硬肉棒,被現任聖女的奶汁灌滿,不得不大口大口地喝卜去。

艾爾華興奮地趴在床上,下體在伯爵夫人口中快速抽插,無數次地興奮姦淫著她,直到將她櫻桃小嘴和蜜穴、菊道裡面都射滿了精液,才暢心順意,再無它念。

幹完之後,艾爾華一身暢快,躺在床上歇息半晌,讓伯爵夫人把自己身上舔得乾乾淨淨,穿上衣服走到門口,隨口吩咐道:「把她看好,有空牽著她出去散步,要是渴了就餵她尿喝!」這些天,伯爵夫人頗受他寵信,常常讓她帶著一些犬奴去散步,即使是迷妮聖女,也被她牽著狗煉,在庭院中散步過。

菲綸已經醒了過來,聽著艾爾蘋的話,眼中流淌著悲憤的淚水,仇恨地瞪著艾爾華,恨個得將他活活吃掉。

艾爾華理都不理她,邁腿從她赤裸身體上跨過,出門揚長而去,讓她的悲憤無可發洩,又將仇恨的目光射向了伯爵夫人。

若在以前,像這樣手無縛雞之力的漂亮貴婦,她可以輕易打倒,不費吹灰之力。可惜自從被擒之後,就被小魔女灌了某種怪藥,讓她身上曾修練過的武技蕩然無存,現在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。

實際上,那種藥是小魔女煉製秘藥的另一個副產品,用來對付力量強大的戰士不行,可是對她這樣力量不強的普通修女,倒正好合適,而且還可以隨時解除,十分好用。

伯爵夫人拖著交歡後疲憊至極的美妙嬌軀,走到她的身邊,看著她眼中的仇恨目光,苦笑了一聲,走出去站在門口,目送著艾爾華遠去了。

又等了許久,她悄悄地將門關緊,去床上的衣服裡面,摸出了一粒丸藥,轉過身來面對著菲綸,彎腰將藥丸塞到了她的口中。

菲綸驚訝地看著她,不及思考,那藥就已經融化在口中,化為一股熱流,迅速流經周身血脈,讓她的氣力在逐漸地恢復。

菲綸緩緩地從地上爬起來,一絲不掛的輿伯爵夫人赤裸相對,看著彼此身上都沾滿了男人的精液,心中羞慚憤怒,卻又有幾分疑惑不解,強捺住立即出手擊殺伯爵夫人的衝動,冷冷地問:「為什麼要給我解藥?」

伯爵夫人很注意地看著她,目光熱切,聽到她這麼問,頹然坐倒在地板上,眼中流出悲傷絕望的淚水,顫聲道:「我只想請你帶我一起逃走,讓我去找我的女兒!」

「你女兒,她在哪裡?」

伯爵夫人悲傷地流淌著清淚,幽幽地將女兒協助桃露絲聖女一同逃走的消息告訴了她,並訴說了自己的思念,現在的她,自從兒子突然去世之後,就只剩這一個親人,每天對女兒的思念無可抑止,卻還要在想著女兒的時候,被艾爾華強行淫汙,這種日子她再也過不下去了!

雖然現在依靠著艾爾華的寵愛,對她的管束比較寬鬆,可是她一個弱女子,又怎麼能越過長長的路途,一直走到千里外去找尋女兒呢?因此,只有依靠這名武技強悍的戰鬥修女,來滿足自己的夢想了。

菲綸也曾聽說過艾爾華遇刺受傷的消息,那時心中雖然大快,卻只可惜他沒有被桃露絲聖女殿下殺掉,現在知道幫助聖女殿下逃走的竟然就是她的女兒,不由對她們母女的印像大為改觀,一時間將她當成了同一戰壕的戰友,對她充滿了友愛之情。

看著飽經蹂躪的伯爵夫人,菲綸心中的委屈悲憤一齊湧起,忍不住一把將她柔滑性感的玉體抱在懷中,默默飲泣,彼此肌膚上沾染的精液、蜜汁互相塗抹融合,在冰肌玉膚上擴散開來。

這兩名被淫汙被蹂躪的美女,擁抱在一起幽幽哭泣,低聲商議著逃亡的計畫,最後還是只能找到一個可行的計畫,菲綸雖然大為不甘,可是在殘酷的事實面前,還是只能含淚接受,就像她最敬愛的桃露絲聖女也曾屈身事魔,即使恢復了大部分實力,也還是要默默忍受魔徒的淫汙踐踏一樣。

伯爵夫人穿上女侍的清涼服裝,一副俏麗美豔的模樣,拿毛巾拭去臉上的精液,雖然走路還是有些不穩,卻已經掩蓋住了被蹂躪姦淫的痕跡。

而菲綸卻默默地跪伏在地上,臉上帶著悲憤屈辱的表情,咬牙承受著伯爵夫人拿狗圈套在自己脖頸上的行為,被她牽起狗煉,向著門外拖去。

就像一個去遛狗的女僕一樣,伯爵夫人牽著她在庭院中悠然散步,而菲綸還要含羞忍辱,承受著往來的信奉魔神的少女的圍觀,低頭向著前方爬左。

她們一直走到後門處,在這裡守門的是幾個魔神教會的少女,看到伯爵夫人牽著她走過來,都歡笑起來,圍住菲綸打趣嘲笑,指著她臉卜和身上殘存的精斑詢問她剛才爽不爽,讓她臉頰火紅,羞憤至極,幾乎就要跳起來,揮出鐵拳,將這些可惡的魔徒當場打死在筆下!

伯爵夫人心中害怕,慌忙拉緊她脖子上的狗煉,陪笑著向那些少女解釋,是主人下令,讓她帶著狗奴出去走走,以消磨她身上的野性。

在少女們看來,她所牽的不過是一個普通的修女,並不是聖女那樣的重要人物,因此帶出去走走,也算不了什麼,何況伯爵夫人這些天正受寵愛,若能和她交好,說不定能被她引薦,讓自己也能爬到艾爾華的床上。

少女們圍著她們笑鬧夠了,也就放她們過去,自己圍在門前,嘰嘰喳喳地羨慕她們能夠得到寵幸,興奮地商量著該怎麼吸引艾爾華的注意,讓他能夠多幹她們幾次。

菲綸如母狗般,四肢並用地爬出大門,雖然玉膝被石板磨出了血痕,卻還是忍辱含淚地越走越快,在匆忙趕路的伯爵夫人牽引下,一直向著前方爬去,漸漸消失在少女們的視線之中。

在伯爵夫人美麗的面寵上,有歡喜,有悲傷,有興奮,有恐慌,有期待,有迷惘,各種表情紛亂雜陳,心中也是紛亂不已。她卻不敢多想,只顧快步向前,牽著一絲不掛的美貌犬奴,朝著茫茫的前方奔去。

這個時刻,她那美麗堅強的女兒,正騎在桃露絲聖女殿下的玉體上面,劇烈聳動顫抖著雪白粉嫩的嬌軀,濕潤的美妙花瓣激烈摩擦貼合著,和聖女殿下一起達到了興奮的頂點,仰起玉頸高亢嬌吟著,幸福甜蜜的淚水齊湧出來,流過她們絕美的容顏,散發著晶瑩剔透的迷人光芒。

大軍快速奔行,越過茫茫原野,朝向前方的軍營衝去。

每個人的腳步,都踏著同一鼓點,有節奏地踏在地面上,每一步踏在地上,都引起轟然劇震,讓大地都劇烈地顫抖起來。

凶悍暴烈的氣勢,從這支軍隊中發出,直衝雲霄。軍營中的士兵們,緊緊握住手中刀槍,看著前方狂奔而來的雙子軍戰士,手足都在微微發抖。

他們不過是當地貴族徵集的私兵,夾雜著少部分的王國正規軍,戰鬥力量並不十分強悍。現在看到雙子軍如此威勢,都不由震撼恐懼心也隨著大地的每一次震動,在猛烈地狂跳不休。

雙子軍的最高統帥,美麗冷酷的玫瑰少女側騎著高大戰馬,怒視著北方,感覺到後庭菊道在火辣辣地疼痛,讓她幾乎坐不穩馬背。

之所以有這樣的感覺,是因為艾爾華剛剛在她妹妹的菊花里面狠狠地抽插了一夜,順便乾了她雙子宮中的一對姐妹花,讓她們作為陪侍的少女,用她們純潔的處女蜜道來代替迷妮聖女的嫩穴來滿足自己,而那對純潔善良的小姐妹,為了她們敬愛的聖女殿下不受淫辱,不得不含淚屈從,滿足他的一切淫辱命令。

就在玫瑰少女的眼前,可以藉用自己妹妹的眼睛。清楚地看到艾爾華赤裸著健美身軀站在她的臥床上,而那一對純潔稚嫩的少女,正含淚跪在他的胯下,用她們那柔嫩滑膩的櫻桃小嘴吮住肉棒,親吻舔吮後庭菊花,舌尖屈辱地向腸道裡面用力伸進去,給予他溫熱舒服的感覺。

純潔少女的嬌軀上面,到處殘留著精液和蜜汁的痕跡,而且處女嫩穴和菊蕾都在流著處女鮮血和精液,染在聖女殿下潔淨的臥室大床上面。

這一對容貌完全相同的美麗姐妹,為了她們敬愛的聖女殿下,心意相通地服侍著艾爾華,這一整夜都是配合默契,讓艾爾華幹得極爽,在她們身上射了好多發,讓迷妮聖女的壓力減輕,菊道和小嘴裡面雖然還是積滿了精液,可是體力沒有像從前那樣被徹底榨乾,在整夜激烈的交歡之後,居然還有力氣坐起來默默哭泣,並向自己的姐姐致以歉意。

葛妮聖女當然不會怪她,心裡只是痛恨艾爾華,想起自己從前也喝過他的精液,更是臉如火燒,悲憤至極,揮軍攻擊著敵人的營地,還在北望王都,期盼著哪天攻入都城,將這賊子碎割而死,以洗刷自己和妹妹、本宮修女所受的巨大恥辱!

在雙子軍的南方較遠處,新金牛軍也在揮軍北上,力圖快些趕上雙子軍,以為左右兩翼,共同進擊北軍,收復失地。

桃露絲聖女身穿精良盔甲,縱馬向前奔行,率軍越過大道,一直向著北方挺進。

在她的身邊,新被任命為侍從女官的蕾莉安靜靜地微笑著,如空谷幽蘭般散發著優雅的魅力,隨著她催馬前奔,時而玉頰微紅地偷看她一眼,目光中蘊滿情意。

而所有將士,都心中允滿著對桃露絲聖女殿下的敬畏,在這位偉大的統帥帶領之下,大步前行,護擁在她的周圍,發誓要用生命守護聖潔偉大的桃露絲聖女殿下,並為這位虔誠純潔的聖女殿下戰鬥至最後一滴血。

在趕了一天的路之後,桃露絲聖女命令大軍紮營休息。屬下的將士立即服從了她的命令,停下腳步,在荒野中熱火朝天地大干起來。

寢帳很快就搭建起來,桃露絲聖女所居的營地中,所有工兵都被驅趕出去,守在營門外,不奉令不得進入。

在寢帳裡面,受無數將士崇拜擁戴的桃露絲聖女殿下端坐在寬大沈重的椅子上面,以它作為自己的帥座,面目威嚴凝重,默默地思考著下一步的軍事行動計畫。

她的身上已經除去了沈重的盔甲,卻仍穿著整齊的軍服!!只是上身而已。

健美的身體裸露出了一半,雪白柔滑的肌膚散發著瑩潤的光澤,桃露絲聖女赤著下體坐在帥座上,凝眸沈思,美麗面龐上盡顯主帥的威嚴。

在她一對修長健美的玉腿中間,堅強美麗的純潔少女幽幽地跪在那裡,低下頭輕柔親吻著她的美妙花瓣,優美櫻脣邊帶著幸福甜蜜的微笑,彷彿是在親吻情人的嘴脣一般。

用這樣的姿勢表示著臣服與愛戀,堅強少女跪在她腿間親吻著聖女祕處,將裡面流出的每一滴汁液都用柔滑舌尖捲起來,舔吮進口中,幸福地嚥下去,默默品味著裡面隱含著的甜美奶香。

桃露絲聖女威嚴的面具,漸漸融化,在蕾莉安激烈的香舌進攻之下,仰起頭來,發出顫抖的嬌喘呻吟,玉體突然繃直,雙手顫抖地撫摸著她的柔滑長發,大量的蜜汁從第二次破處不久的蜜穴中噴射出來,湧入少女柔嫩櫻脣裡面,讓她聿福地喝下去,並且用力吮吸,將蜜道中吸成真空狀態,每一滴蜜汁都被吸出來,成為了她最愛的美味之一。

高潮過後,桃露絲聖女向後倚靠在椅背上,嬌喘息息,玉頰紼紅。而跪在她兩腿間服侍著她的花樣少女卻還意猶未盡,爬上來輕吻著她的柔滑面頰,纖手顫抖著摸上她的高聳酥胸,隔衣揉弄了幾下,嬌喘著將她的上衣也都剝去,低下頭,興奮地吻上玉乳,將嫣紅的乳頭含入口中,幸福地吮吸著,重新享受到了吸吮乳汁的甜美快樂滋味。

這些天裡,她一直都在吸食桃露絲聖女的美味乳汁,捨不得停下來。桃露絲聖女脹奶的痛苦從此得到解除,一身輕鬆之下,對她的憐愛更多更濃,兩人如膠似漆,一旦到了無人的地方就瘋狂地擁抱接吻,盡情享受著美妙的同性歡愛。

桃露絲聖女眼神迷離,玉頰緋紅,輕輕地嬌喘著,兩邊的豐滿暴乳都被蕾莉安吻吮過,裡面的乳汁被她喝去了一小半,暫解了脹奶的不適感,可是心底的慾火卻在她的柔滑香舌舔舐下,重新燃燒起來。

顫抖地坐直身子,桃露絲聖女一把將蕾莉安攬在懷中,站起來橫抱著她嬌柔嫵媚的少女胴體,邁步向床榻走去。

一邊走,她還在一邊低下頭,輕吻蕾莉安的玉頸柔頰,四片櫻紅香脣溫柔相接,激烈地親吻在一起,柔滑香舌相互撞擊舔弄,快樂地吸吮著對方的香津甜唾,沈醉於美妙的歡愛之中。

輕輕地將蕾莉安放在床上,解開她的衣衫,露出了嬌柔纖美的潔白胴體,看著少女含羞的興奮眼神,桃露絲聖女悄悄地咽了一口口水,也不及多說,立即爬上床,向著那誘人至極的可愛少女撲過去。

在寢帳大床上,她們翻雲覆雨,顛鸞倒鳳,激烈地快樂交歡,恨不得融化在對方的美麗身體上面。

在她們純潔的心中,充滿了興奮美妙的情慾,再也想不到別的事情,也不願再多想。

至於將來,她們也只願想到斬殺了艾爾華,重建聖女修道院為止。至於那之後的事情,她們不敢想!或者在做完這件大事之後,她們也就沒有以後了吧。

心中帶著一同殉情的隱約渴望,這一對美麗至極、天下少有的傑出女子,在軍營的中心瘋狂交歡做愛,讓心中最激烈的渴望與愛戀,化為興奮的淫喊,聲嘶力竭地發出,在空氣中散播開去。

第二十一集雙子淪陷第三章討還公道

在王都南門,無數臣民聚集在街道兩旁,放聲歡呼,目送著愛德華王子率大軍出城,向著南方馳去。

艾爾華騎在戰馬上面,面色冷峻,率軍一路南行,準備去迎擊來勢兇猛的南方軍隊。

看起來,敵人也知道一旦自己擁有了足夠的財力,就可以建立起龐大的軍隊,並在一段時間的訓練之後,揮軍南征,將他們徹底掃平,因此,他們才會迫不及待地發起進攻,兵鋒直指王都,時至今日,已經不能再忍耐下去了。

現在他的心中,已經被軍情所佔滿。其他的事情,對他來說都不過是小事,可以將來再行考慮。

在遙遠的南方,雙子軍也在向北行進,他們年輕的統帥帶著冷酷的笑容,騎馬走在軍列中央,幻想著逮到艾爾華之後,該怎麼處置他才好。

這些天裡,她率軍向北突擊,攻陷許多城堡,將那些拒不投降的貴族清滅殆盡。但是越往北,當地肯服從南方六聖女的信徒就越少,讓她感覺到一絲困擾,幸好軍事行動還沒有受到阻礙,雙子軍一直在快速地向著北方推進著,朝著她的目標逐漸接近。

縱馬馳向前方,現在最讓她高興的是,她的妹妹這個時刻沒有被淫辱,而是昏昏沈沈地在睡著覺,葛妮聖女能夠感覺到她的夢境,還是在做著春夢,自己和她一起的夢境。

在夢裡,自己和她甜蜜擁吻著,然後被她舔弄著下體,讓葛妮聖女心中幸福帶著羞慚,雖然身體上沒有這樣的感受,可是妹妹能有這份心,做這樣的好夢,她也就很幸福了。

可是一到晚上紮營時,她的美夢就破碎了。因為她的妹妹在夢中感覺到身體痛楚,後庭被一根粗大的火熱肉棒插入,痛得當場醒了過來。

葛妮聖女也痛得坐不穩馬背,從馬上摔了下去,一癘一拐,感受著後庭的劇痛,心中悲憤至極,因為這個時候,艾爾華已經安營扎寨,在王都南方的山野中紮下寢帳,把她的妹妹帶到帳中肆意玩弄,插完菊蕾又插小嘴,將精液射得她胃中和菊道裡面滿滿都是。

這種情形下,葛妮聖女也沒有心情繼續趕路,悲憤地咬緊玉牙,喝令部下立即紮營,而她自己由幾個新收的修女攙扶著,向著寢帳位置走去。

在南方也有些修道院,裡面的修女榮幸地被聖女們挑選出來作為貼身修女服侍她們,雖然帶在軍中的人數不多,勉強也夠照料生活起居的了。

出於對雙子宮傳統的尊敬,葛妮聖女從裡面到處挑選,總算挑出了一些美貌的孿生姐妹作為自己的貼身修女,雖然遠比不上從前在聖女修道院時的景象,倒也還看得過去。

看到統帥生氣,將士們慌忙安住營寨,同時四下搜索,提防有敵人的探子出現。

葛妮聖女躺在寢帳的床上,一個人生著悶氣,感受到妹妹受到的淫辱,更是難過得流出了眼淚。

原來出征之時,艾爾華捨不得丟下迷妮聖女。就把她也帶出了王都,藏在馬車裡面,可以隨時供他淫辱玩弄。今天在行軍過程中,他要考慮一些重要的軍事計畫,現在紮營後無事可做,就把她弄出來,進行姦辱調教,訓練她吸吮肉棒的本領。

實際上,迷妮聖女的簫藝已經很好了,不過艾爾華喜歡讓她做些高難度的動作,比方說把她倒吊起來,自己躺在她的身下,讓她倒懸的小嘴含住肉棒,再轉動吊住她的繩索,讓她的小嘴可以在自己肉棒上面旋轉,給肉棒帶來不一樣的暢美快感。

爽了一陣,艾爾華暢快地將精液向上噴射,讓劍蘭少女含淚咽了下去,雖然是被轉得頭暈目眩,還是不能放出一滴,將他的噴泉都嚥下去,接下來還要承受另一股噴泉,被那溫熱的尿液灌得美目翻白,卻還要努力吞嚥,這一次是要違抗重力法則,向上吞嚥進腹中,比從前還要困難得多。

在軍營中,玫瑰少女已經被氣得暈過去許多次,漂亮的長發都化為燦爛的明黃色:心中嫉妒得快要燃燒起來,直到一聲輕呼在帳外傳來,將她從悲憤中驚醒。

「聖女殿卜,有兩個女子從王都逃出來,說要求見聖女殿下!」葛妮聖女和衣躺在床上,有氣撫力地說道:「帶她們進來…」帳外的侍女答應一聲,去將在外探索的士兵們發現的兩個女子帶進了她的帳中。

聽著細微的腳步聲傳來,葛妮聖女無精打采地睜開眼睛,看著進來的兩個美麗女子,眼睛突然瞪大,頭髮幾乎都要悲憤得豎立起來。

因為她眼中看到的那張臉,十分熟悉,雖然從未親眼見過,可是自己的妹妹已經見過了無數次,甚至還吻過她的艷麗紅脣,相互交換過唾液。

又何止是唾液,就連她淫穴裡面流出來的蜜汁,她的妹妹都曾含淚吃下,玫瑰少女現在對她的體液味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,鼻中只飄過來一陣幽香,就知道來的確實是她本人,絕對不會錯!

伯爵夫人也驚訝地瞪大了眼睛,疑惑地看著這張極為熟悉的面容,一時間還以為是迷妮聖女在自己之前逃了出來,趕到了這裡。

但很快,她就醒悟過來,想起迷妮聖女還有一個孿生姐姐,這顯然就是雙子宮的另一位聖女殿下了。

在她身邊,菲綸慌忙拉著她一起恭敬行禮,雖然長途跋涉,疲憊至極,還是不敢有絲毫失禮。

自從逃出淫窟之後,伯爵夫人拿出自己身上的首飾,還有小心存下的部分積蓄,去和附近的住戶換了件衣服,而那個時候,菲綸只能含羞忍辱,一絲不掛地蜷縮在灌木叢中,就像一條喪家的小狗一樣。

靠著伯爵夫人的積蓄,她們一路躲藏奔逃,向著南方逃來,路上所經歷的艱險困苦,說都說不完。

幸好,她們正路上遇到了這支軍隊,又被搜索士兵發現,看著是打著雙子宮的旗號,這才放下心來,向士兵訴說自己是從王都逃出來的,要求見聖女殿下。

實際上,她們是很想見到桃露絲聖女,可是這裡並不是新金牛軍,那些士兵聽說是聖女修道院的修女,不敢怠慢,慌忙引她們去見葛妮聖女殿下。

因為奔跑躲藏了很久,她們身上有些風塵,為了表示對聖女殿下的尊敬,侍女們引她們去洗了個澡,才帶她們進來,這一段時間裡面,艾爾華已經在迷妮聖女的菊道和小嘴裡面各射精三次了。

葛妮聖女也被源源下斷湧來的精液氣得火冒三丈,正巧伯爵夫人撞上門來,怒火不由進發出來,坐在床上怒視著這美豔女子,想起當日所受的淩辱,頭上的怒火幾乎要燃著營帳。

菲綸看著不對,陪著小心含淚哭訴自己這些天的經歷,葛妮聖女倒也認得她,知道她是桃露絲聖女的得力助手,隨意聽她說了幾句,知道她們逃出來的原因,這才明白,為什麼這些天自己的妹妹沒有再看到伯爵夫人,也沒機會喝到她的淫水和尿液了。

自己妹妹舔過的女人,現在落到了她的面前,葛妮聖女決心為自己親愛的妹妹討還公道,於是咬牙下令,讓菲綸出去休息,自己有重要得事情要詢問伯爵夫人。

菲綸不敢違拗命令,只得恭順退下,臨走前擔心地看著伯爵夫人,因為葛妮聖女殿下的怒火而很是擔憂。

她的擔心很快就變成了現實,當寢帳中只剩下她們兩人時,葛妮聖女就從床上跳起來,打開床邊的匣子,去拿了一根嶄新的皮鞭,眼中怒火熊熊地向伯爵夫人走去。

這根皮鞭,是她在最憤恨的時候,親自下令製造的,並親手清洗乾淨放在匣子裡面,發誓將來一定要用它來對付愛爾莎,讓他在自己的鞭下打滾告饒,來贖清他所犯下的罪孽,現在,愛爾莎一時抓不到,神卻將這淫惡的幫兇送到她的面前,這是讓她擁有報仇雪恨的機會!

在北方的軍營裡,劍蘭少女如狗般屈辱跪伏在地上,承受著從後面插入後庭菊蕾的粗大肉棒暴烈抽插,興奮地哭泣著,心裡感受到姐姐的心意,少女心房不由也激烈地跳動起來。

姐姐不過是感受到舔弄伯爵夫人淫穴的滋味,而她卻是真的喝下了伯爵夫人的蜜汁和尿液,現在體內都有著她的味道積存,能看到姐姐替自己出氣,讓她不由感動興奮,菊蕾肉環夾得更緊一些,讓艾爾華肉棒幾乎要被夾斷,劇爽地在她玉體深處噴射出了滾燙的精液。

美麗的伯爵夫人跪倒在地上,嚇得嬌軀酥軟,看著聖女殿下噴射著怒火的美麗雙睛,心中充滿了不祥的預感。

畢竟她是做過褻瀆聖女的行為,甚至還在艾爾華的命令下,不得不鬆開尿關,將自己的尿液餵給迷妮聖女喝。現在看到這名與她長得一模一樣的美麗少女持鞭走來,哪還不知道,這是她姐姐來為她報仇了!

雖然不明白葛妮聖女是怎麼知道自己閨房秘事的,可是事到臨頭,她也無暇多想,只能顫聲嬌吟道:「聖女殿下,我…」

話未說完,葛妮聖女已經高高地舉起了皮鞭,帶著滿腔的怒火,狠狠一鞭抽在她的身上!

在洗澡之後,那幾個年輕的修女給她換上了一件修女長袍,讓她可以不用穿著被巖石刮破的襤褸衣衫,可是當皮鞭重重地。打在身上,這件新衣服還是被當場抽破,在雪白柔滑的玉肌上,留下了一道鮮紅的鞭痕。

伯爵夫人痛得大聲尖叫起來,撲倒在葛妮聖女的腳下,嬌軀劇烈地顫抖。葛妮聖女卻還不肯甘休,舉鞭淩厲抽下,在她玉背上留下鮮紅鞭痕,衣衫被抽破,玉背肌膚露了出來,瑩潤誘人至極。

看著這熟悉的冰肌玉膚,葛妮聖女心中不由燃起一絲慾火,喉嚨裡面有點髮乾,努力嚥下一口唾沫,強自壓抑著心中的慾火,並將它化為動力,狠狠一鞭打下,讓伯爵夫人柔弱痛楚的慘叫聲響徹整個軍營。

帳外的修女們都聽到這聲慘叫,面面相覷,震驚至極,卻也無人敢於入內察看,都四散離開,生怕惹怒了聖女殿下。此後,帳中雖然時有異聲傳來,也都裝作聽不到,甚至越走越遠,希望能離發怒的聖女殿下更遠一些,讓這座大帳外面,空無一人,只有淒厲風聲在營房外呼嘯。

想起自己妹妹從前遭受的淩辱,葛妮聖女怒氣勃發,舉鞭一陣亂抽,打得伯爵夫人滿地亂滾,痛楚的叫聲都變得有些嘶啞。

看著她衣衫破碎,露出了雪白的玉體,上面鞭痕縱橫,玫瑰少女怒氣稍息,坐在椅子上氣呼呼地看著她,突然?起玉足,喝道:「過來,給我舔腳趾! 」

伯爵夫人流著痛楚的淚水,?起美麗面龐,震驚地看著她,卻見那極為熟悉的純真面容上面帶著冷笑,輕咬貝齒,恨聲道:「你從前怎麼對我妹妹的,現在就該我怎麼對你了!」

伯爵夫人大驚失色,恐慌至極,連忙手足並用地在地上爬過來,如小狗般伏在她的腳下,哭泣著低下頭,美艷櫻脣輕吻著她的足背,纖美玉手握住她的纖足,小心地將鞋脫了下來,溫軟嘴脣顫抖地吻上了她的腳尖。

曾經褻瀆過迷妮聖女的秘密被發現,而且面前高居上位的還是她的孿生姐姐,伯爵夫人又驚又舊,下敢違拗她的任何命令,在慌亂之中只顧把從前服侍人的那一套本領都拿出來,希望能藉此逃過鞭打懲罰。

散發著香氣的絲襪被她小心地褪下來,露出了潔白瑩潤的玉足,纖柔誘人,讓伯爵夫人呼吸一滯,心也跟著亂跳起來。

葛妮聖女的腳和她妹妹長得一模一樣,誘惑力卻猶有過之,伯爵夫人絕美的玉容小心地貼近她?起的玉足,優美紅脣顫抖地張開,將白玉般的趾尖含了進去。

大腳趾塞在她的嘴裡,感受著她的柔滑香舌在殷勤地舔弄,濕潤口腔還在輕柔吸吮,葛妮聖女低頭欣賞著她美麗容顏上塞進自己腳趾的奇異模樣,心中怒火漸漸化為欲焰,讓她的玉頰染上了一層紅色,嬌軀也微微顫抖起來。

美麗的伯爵夫人如犬奴般跪在她的腳下,捧著玉足溫柔舔弄,將每一處都舔得乾乾淨淨,又跪地捧起另一隻腳,替她除去了鞋襪,用心舔弄起來。

她溫柔的香吻,遍布整雙玉足,還在悄悄地掀起聖女長袍,向著上面吻去。

感覺到她的溫軟香脣吻上了自己的小腿,玫瑰少女嬌軀顫抖得更加厲害,玉頰緋紅,美麗的眼睛裡面也隱隱燃起迷離的慾火。

伯爵夫人跪在椅子前面,捧著她的雙足,輕吻著柔滑如玉的小腿,小心地向上看去,見她如此模樣,不由心中竊喜,知道只要將她服侍滿意了,大概就可以不用再挨打了吧!

香脣輕柔地吻向膝蓋,伯爵夫人的美目掠向她玉腿根部的秘處,眼中也不由掠過一絲異彩,瓊鼻中嬌喘息息,自己的蜜穴裡面也暗暗流出幾滴蜜汁來。

正在興奮地期待著接下來的事情,葛妮聖女突然?起玉足,一腳將她踹翻在地,漲紅著臉喝道:「滾開!」

伯爵夫人倒在地上,美目仍在盯著她美腿中間的美妙秘處,腦中一陣陣眩暈襲來,讓她神智迷亂,恍惚間彷彿回到了艾爾華的胯下,不由自主地顫聲嬌吟道:「主人,只要你願意,我可以給你舔任何地方…」

玫瑰少女聽得玉體震顫,雖然心中有興奮的綺念升起,卻不肯輕易墮入淫欲的陷阱,紅著臉舉手指著她,怒斥道:「賤人!到了這種地步,還要這麼淫蕩下賤!」

這些天裡,藉著妹妹的身體,體驗了那麼多種性愛方式,她對同性之愛已經並不陌生,想起自己妹妹從前與伯爵夫人做過的事,現在親眼看到她美麗的身體,不由心中大亂,身體更熱了幾分。

為了壓抑心中旺盛的情慾,玫瑰少女立即去拿起鞭子,狠狠一鞭打在伯爵夫人身上,將她抽翻在地,隨即一陣亂鞭,如疾風暴雨般打下去,讓那如花蕊般的嬌嫩美女痛得滿地亂滾,痛楚的尖叫聲遠遠傳了開去。

在帳外百步之內,已經沒有人敢停留在那裡。更多的人遠遠聽到隱約的慘叫聲,都掩耳離去,走到更遠的地方,不敢去觸及聖女殿下的怒火。

窈窕嫵媚的胴體,已經衣衫破碎,如片片蝴蝶般飄落地上,剩下的衣服已經不能遮蔽玉體。玫瑰少女怒火未息,赤足踩住她的玉腿,露出了美腿間的嬌嫩花辦,低頭怒視著那一秘處,想起自己的妹妹曾被迫舔吮那裡,含淚承受那無比難堪的恥辱,心中怒火立即如萬丈烈焰般燃起,舉起皮鞭來,朝著那裡就是一鞭!

鞭梢準確地擊打在嬌嫩花辦上面,穴口嫩肉被鞭梢刮破,一縷血痕湧出來。嬌弱的伯爵夫人淒聲嘶叫著,傷痕累累的玉體掙扎扭動,卻掙不開她的玉足踩踏,只能顫抖哭泣,耳邊還在聽著她憤怒的聲音響起:「想想你逼著我妹妹舔的地方,該不該挨打?」

如雷霆霹靂震響在腦中,伯爵夫人恐懼地嬌吟道:「不,我沒有…」

話末說完,葛妮聖女又舉鞭勁抽,雪白嬌嫩的豐臀立即浮起一道鞭痕,鮮血滲出,與雪白晶瑩的肌膚相互輝映,慘烈淒美至極。

看到這樣的淒美畫面,葛妮聖女的玉體激動地顫抖起來,彷如虐戀般的快感湧入心中,讓她不用墮入淫欲的陷阱就可享受到這樣激烈的快感,興奮的目光從美目中射出,這美麗高貴的聖女殿下,再一次舉起皮鞭,快樂地向著身下女奴狠狠抽去!

伯爵夫人大聲嘶叫著,痛苦扭動著迷人玉禮,身上的布片再也遮不住嬌軀,一片片地落下來,已經接近了一絲不掛的程度。

在殘酷的痛苦之中,興奮感也不由自主地在心底湧起。彷彿從前被艾爾華性虐折磨時的快感又一次回到了自己心中,讓她的尖叫聲摻雜上了幾分興奮快樂,玉體扭動的姿勢變得更加銷魂誘人。

玫瑰少女也沈入到興奮激情之中,舉起皮鞭抽打在她的身上,欣賞著她掙扎扭動時的美感,和興奮悅耳的尖叫,一時間忘記了所有的一切,只顧不停地鞭打著足下的女奴,刺激快感迅速湧來,讓她的蜜穴中也漸漸流淌出來蜜汁,染濕了可愛的內褲。

帳中一對玉人,都沈浸在異樣的快感刺激之中,沒有人還能注意到,在帳外有人輕輕地走了過來,將帳簾挑起一點,在簾縫中默默地看著她們的舉動。

敢於這樣做的,是與玫瑰少女身分相同的桃露絲聖女殿下,看著帳內的奇異美景,讓她驚愕地瞪大了眼睛。

她的新金牛軍,還距離這裡很遠,一時不能趕到。這次她輕騎出去,脫離開自己的部隊,親身趕到雙子軍來,是為了勸說葛妮聖女,讓她放慢進軍速度,以免被敵軍所乘,施展各個擊破的陰謀詭計。

玫瑰少女對艾爾華的痛恨,和希望能斬殺魔徒救出妹妹的渴望,桃露絲聖女十分清楚,就是她本人,又何嘗不恨那奪去了自己貞操、餵自己喝了大量精液、尿水的可惡少年?可是行軍打仗,不能隨心所欲,一旦走錯了一步,就可能踏入萬劫不復之境!

一路走進來,在外營沒有人敢於阻攔她,到了內營中,又看不到一個人,更不可能找到人給她通報。於是桃露絲聖女一直走到大帳外面,聽到裡面傳出來的聲音,心中好奇驚訝,這才掀起帳簾來看。

此次前來勸說葛妮聖女,她已經預想到了可能會有的艱難處境,可是卻沒有想到,在這裡竟然能看到這樣的奇景!

「難道葛妮聖女殿下也受到了魔徒黑暗力量的侵襲,所以才有這樣古怪的癖好嗎?」心中升起這個念頭,讓桃露絲聖女不由感覺到恐懼。由於被葛妮聖女的身體遮擋,她沒有看到被踩在腳下的那個女子的面容,只當那是被葛妮聖女抓來的一個普通女子,甚至有可能是她奇異行為的合作者,虐戀的性夥伴。

在艾爾華那裡住了那麼久,見識和經歷過那麼多的畸戀性行為,桃露絲聖女已經習慣性地對所看到的一切進行深層思考,並不在意自己的想法已經脫離了一個純潔聖女所應該想到的地方。

事實的一部分,正如她所猜測的

防屏蔽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         牢记此站,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.yum1.tv (防屏蔽网站)
电脑版|手机版